汶川,十二年

汶川,十二年
前方等待官兵的,是无数的塌方、断桥和泥石流,一条险象环生的生死之路。被砸烂的汽车横七竖八地翻在路边,像捏瘪了的易拉罐,遇难者的遗体惨不忍睹……与之抗衡的,只有一个决心,“就是爬,也要爬到汶川;就是倒下,头也要朝着汶川的方向!” 5月13日23时15分,武警某师参谋长王毅带领200名勇士,历经31个小时的生死挺进,徒步强行军90多公里,成为第一支到达汶川县城的救援部队。与外界隔绝33个小时的汶川,灾情终于被传出。 踏入汶川县城的那一刻,他们听到了“一生中最难忘的掌声”。黑暗和寂静中,到处都是露宿街头的群众,由于极度的恐惧、悲伤和疲惫,已经发不出欢呼声了,但还是站着、坐着,用力地鼓掌。 4999米高空的“惊天一跳” 机上的15名首批伞降队员,没有人知道跳下去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。 因为这是在4999米的高空,没有地面指挥引导、没有地面标识、没有气象资料……当时,他们已做好了三分之一伤亡的准备。 瞬间,完成惊天一跳,雪白的伞花朵朵绽放,飘向震中孤城茂县。 事前,他们写下了等于是遗书的请战书:“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,去挽救灾区人民的生命,实现我们军人的价值。” 一片混沌里,他们的身影出现了,当地百姓跑向他们,颤抖地哭喊着:“我们终于有救了!” ▲图为10年前“空降十五勇士”从震区归来后在机场的合影:从左往右、从后到前依次为——刘文辉、李玉山、王磊、赵海东、刘志保、雷志胜、殷远、赵四方、王君伟、任涛、李振波、于亚宾、郭龙帅、李亚军、向海波。 一名空降兵留给女友的短信 “我去灾区了,别为我担心,看到那么多人被灾情折磨着,作为军人我义不容辞,虽然我可以不去。我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,只告诉你了,那里情况不容乐观,抢险救灾有着一定的危险。记住,如果我留在那里了,别哭,你失去的是一个亲人,那里很多人失去的不止一个亲人,那里建好了去那里看看,别问我留在什么地方。” 这是十五军空降兵部队的一名战士在前往地震灾区前,留给自己女友的短信。 “宝贝,我爱你!别恨我,我是军人!” 这是抗震救灾中一位军官的怒吼。 战友不让他进一座废墟中抢救伤员,他指着身上的迷彩服,“你记住!一个兵,穿上军装的时候,就不再是你老子的儿子,你老婆的男人!你是老百姓的儿子,是国家军人!我今天就对不起她了!”然后,他向着妻子所在的城市方向敬礼,“宝贝,我爱你!别恨我,我是军人!” 进入废墟后,余震造成废墟二次坍塌,他把伤员护在身下,自己受伤。七小时后,他醒了过来,拔下针头再次冲进了救援队伍…… “求求你们,让我再去救一个吧!” 绵竹的武都小学教学楼坍塌,至少埋压了100多个师生。钢筋和楼板摇摇欲坠,残存的墙体时不时往下掉,19岁的战士荆利杰全然不顾。手掌磨破了,没有想到去消毒;手指头出血了,没有想到去包扎;脚底被钢筋刺破了,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…… 余震再次来袭,他听到有个男孩在呼救,转身就要奔向废墟,几个战友和群众将他死死拉住,拖到了安全地带。可情急之下,荆利杰双腿一软,跪了下去,大声哭喊:“我知道很危险,我知道进去了就可能回不来,但是求求你们,让我再去救一个吧!我还能再救一个!” 就问一句: 这世间,有没有可能, 一个人的每一个举动都可歌可泣? 刨挖,他重复最多的动作。 托举,他保持最久的姿势。 逆行,他条件反射般的选择。 就连就地而眠,也是一种随时战斗的状态。 再敬一次军礼,无怨无悔。 后来的你我 后来的我,长大后,成了你。 后来的你,揣着他的照片走过天安门,接受检阅。 后来的我,前来报恩。 后来的你,逆行如昔,义无反顾。 穿过5·12 不负每一个太阳升起的日子 有人说过,以前觉得国家就是一个很宽泛很抽象的概念,就像星空一样,永远存在,但遥不可及,可突如其来的灾难,让我们深切地真实地感知到国家之于一个人的意义: 国家是什么?国家就是母亲,就是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会抛弃你给你托底的人。而我们的同胞就是“最可爱的人”,就是在万分沮丧绝望、孤立无援的情况下,依旧会向你伸出手的人。 5月12日,汶川地震12周年纪念日,也是护士节。 这一天,注定要为生命的逝去感伤,也注定要感恩守护生命的那抹“迷彩绿”与“天使白”。 在恩与痛中刻写时日,也在伤与勇中重新出发。请别忘了,是谁,给了我们重新出发的底气。 来源|央视新闻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